蛇骨塔

  [中国]

在大理,在三塔寺后面的小村子里,住着一个姓段的人家。 家里有三个人:老农夫和他们唯一的女孩。 老农们除了从富人家里租了一些土地外,还靠着他们的背生活了很多年。 女孩留在家里做饭做家务,做家务,有时还会在山沟里洗衣服。
一天,女孩独自在山沟里洗衣服,忽然两个大蜜桃从上面冲了过来。 她赶紧拿起两颗甜桃,拿起一颗吃了起来。 女孩正在吃桃子,突然一只母猪从远处跑了过来,刚从女孩身边经过,她又扔了一个桃子给母猪吃。 母猪吃下甜桃后,化身母猪龙,消失在深山密林中。
女孩吃了甜桃子不久就怀孕了。 邻居们长话短说,怂恿老农把女儿赶出家门。 但老农对自己的女儿非常信任,不管外人怎么怂恿,他的心都动不了。 女孩已经怀孕三年,第四年胎儿出生。
一个孩子在他的一生中会像一个七八岁的娃娃一样大。 大腰,圆润的金色长发闪闪发光,看起来精神抖擞。 爷爷从心底里爱他。 让他随祖父姓,给他起名叫段赤城。 段赤城五六岁的时候,跟着祖父去,扛着基石,当了泥瓦匠。 六岁的孩子,背上一块石头,轻盈如一包棉花,毫不费力,比他爷爷的力道还要强上许多倍。 农民们看到孩子的力气,都高兴地看着他。
一天过去没多久,段赤城的爷爷突然病重去世了。 段赤城成为了段家唯一的靠山。 家里和外面都是赤城一个人维护的。
一年,大理龙王庙附近突然出现一条恶蟒。 每年春天,邪恶的蟒蛇都躲在海里,等着吃掉一对处女少男少女。 当地人,如果不按时献上处女,恶蟒会立即在海子掀起波澜,大理和天坝附近的居民都会被卷入洪水中; 人们只需将处女扔进海子,海浪就会立刻平静下来。 坠落。 为了每年送出一对处女少男少女,大理附近的人们每天都怀着一颗大大的心。
某日,段赤城正要去苍山搬运基石,路过洱海。 突然,他的耳边响起了嘈杂的声音和孩子们的哭声。 他顺着声音看去。 原来,人家是要把一对处女扔进海子。 两个孩子看到一个陌生人,从人群中走了进来。 四只吓人的小眼睛一闪而过,一直望着这个陌生人,像是在求他救他一命,看着热闹的人们。 他擦了擦眼泪,指了指面前的两个孩子,道:“看,这两个活泼的孩子,谁敢把他们送进蟒蛇的嘴里?”
段赤城听了众人的话,看向了浑身发抖的两个孩子。 他们真的很可怜。 他立即喝道:“快放开这两个可怜的孩子,让我下去杀蟒蛇。!”
说完,他让大家为他准备下一根绳索和七把利刃。 大家赶紧给他买了,送去海边。 段赤城背上绑着两把,嘴里叼着一把,双手各拿着一把钢刀,全身都是钢刀。 一切准备妥当后,他对围观的众人说道:“这次我一定要杀了蟒蛇,如果我真的死了,我只会担心我妈妈没有人可以依靠!”
众人说:“你可以放心在海上杀死蟒蛇,万一有两个缺点,以后你妈妈的赡养就由我们大家来承担。”
段赤城点了点头,道:“我要钻入邪蟒的肚子里去!如果你看到邪蟒翻身,把它的黄色肚皮翻了起来,请赶紧把蟒蛇的肚子掰开,救救我,再晚了,我就活不下去了!”
段赤城的话还没说完,忽然就听到洱海的水哗哗作响,然后水面溅起了水花。 人们依稀看到巨蟒大嘴张开,在海浪中晃来晃去,似乎在寻找食物。 段赤城已经看的清清楚楚,往前一跃,“嗖”的一声跳进了巨蟒血盆的大嘴里。
段赤城全身带着一把钢刀,在巨蟒腹中打滚,让巨蟒在海心处蹦蹦跳跳。 看到数万丈高的海花,在海中激荡起来。 蟒蛇在海中扭动了一会儿,人们忽然看到了一根悬空的钢刀,从蟒蛇的背上刺入。 翠绿色的海浪顿时染上了一层鲜红的颜色。 紧接着又是一阵海潮,红色的高潮和大浪,围绕着大蟒来回,不时上下。 片刻之后,大蟒终于翻了黄肚皮,潮水慢慢平静下来。 蟒蛇翻着黄色的肚皮,顺着大海向南飘去。
那些帮助沿河战斗的人们看到邪恶的蟒蛇在他们的肚子上翻来覆去,高兴地拍着银行的手。 他们急忙撑起一艘大木船跟了下去,想马上把英雄段赤城从蟒蛇的肚子里剥下来,救英雄一命。 蟒蛇的尸体从大海的中心漂到了海岸。 大家齐心协力,将它拖上河岸,用锋利的刀小心地切开蟒蛇的腹部。
蟒腹被剥开,段赤城却已经窒息在里面。 所有人都忍不住哭了起来。 人群的呼喊声震动了苍山和洱海,震动了整个大理城。 当众人将救人的义人从蟒蛇肚中抬出来时,才发现蟒蛇肚里装满了金银首饰。 所有人都把段赤城举起来,葬在羊皮村的荥阳峰上,因为他的尸体是在羊皮村打捞上来的。
当地人为了永远纪念这位杀蟒英雄,将蟒骨烧成灰烬,将蟒腹中的金银首饰换成雪花和银器,并在荥阳峰脚下建了一座蛇骨塔。羊皮村。 . 段赤城被尊为羊皮村的主人。
荥阳峰下的蛇骨塔,被青翠的二辉所环绕。 远远看去,就像是刚刚升起的朦胧新月。 游人慕名而来,向英雄段赤城致敬,而这美丽雄伟的蛇骨塔,往往让人忍无可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