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知县饿驴找骡

  明朝,广西太平县深山老林中住着一个老头。一天,他牵着一头骡子,驮着钱物,骑着出山赶集。

  走到半路上时,骡子撂蹶子,不肯走了,无论老头怎么哄怎么赶都不顶用。

  正在这节骨眼上,有一位陌生人骑着一头毛驴来到眼前。瞧老头正在吃力地赶骡子,就忙问:“你老这么急,要上哪儿去?”

  老头回答:“别提啦,急着赶到前面县城去,可这畜牲硬是不听话!”

  陌生人笑道:“啊,正巧,我也要去县城办事。咱们一块儿走吧!”然后,他又关心地对老头说:“你老这么大岁数,这个骡子性格又暴躁,也真够你受的啦!”他搓了搓手,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最后又开口:“你看我这头驴,驯服听话,咱们就换着骑吧!”

  老人很感激,忙连连点头。

  陌生人笑着跨上老头的骡子,狠抽几鞭。骡子撒蹄飞奔起来,一时尘土飞扬。老头刚想追赶上去,已经来不及了。一会儿,骡子和陌生人早已跑得踪影全无。老头连连跺脚,连声叫上当,就气喘吁吁赶到县府告状。

  知县袁道问明情况后,对老头说:“你别着急,先把驴留在这儿。过四天。你再来。”

  等老头走后,袁道命令手下:把驴拴在一间空屋里,不喂一口草料!

  四天后,老头又来了,袁道向老头发话:“你还记得那骡跑去的那条路吗?”

  老头不假思索地答道:“记得!”

  袁道笑了:“这下,那你就有好戏看啦!”

  袁道马上命令两个衙役牵出驴来,跟着老头走。一会儿,这一行人来到了四天前骡子被拐跑的地方,衙役放开驴绳,任其自去。毛驴饿了四天,饥不可耐,又熟识回家的道,就一口气一溜烟跑去。衙役在后面紧紧跟上。驴子跑到家里,衙役也紧随到达。

  众人一看:老头的骡子正系在门口呢!

  衙役们呼啦拥上,利索地绑缚了那个陌生人。带他回到县衙大堂,一经审讯,陌生人只好乖乖地认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