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河神鱼

感谢剧中太深出版民间故事《西河神鱼》,:

清乾隆三十八年,江南靖贤之子万松进京应试。

到了新城县,万松并没有急着赶到县衙,而是伪装成游客,带着书童秦小思,四处游历,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 新城县依山傍水,土地肥沃。 应该是鱼米之乡,但奇怪的是,城西很穷。

他全心全意地观察,并找到了一份陌生的工作。 西河从城西流过。 河水波光粼粼,但人们不取水灌溉。 相反,他们从远处的井里取水。 浇不透就干了,庄稼也快干了。 他去问一个老农夫:“舅舅,河就在地上,可是你要到井边打水,离得越近越远,这是为什么呢?”

老农道:“西河的水,绝对是碰不得的。”

万松惊讶道:“为什么?”

老农道:“河中有神鱼,招惹它,你就倒霉了。”

万松不解的问道:“神鱼有没有做过坏事?”

” 老农气愤地说:“有什么不好的?它惩罚了该惩罚的人!” 他不满地看了万松一眼,拎着肩膀离开了。

万松再次询问当地农夫,农夫避而不谈神鱼。 万松来到县公所,上任。 名单上的第一件事就是请郡丞相询问神鱼的事。 李芳简短地说道。

神鱼已经在西河生活了几十年。 谁挑起它,很快就会遭到报复。 陈老四把毒死的老鼠扔进河里,毒死了很多鱼,神鱼很生气。 当他过桥时,他把水开成波浪,摧毁了木桥。 陈老思落水了。 再无踪迹; 林务员带着他的家人从堤岸收集土壤。 神鱼气得浑身起泡,把林务员的新房给倒塌了; 王小六去西河打鱼撒网。 相反,他被一张网拖下河。 幸运的是,他并没有做坏事。 神宇放开他,把他叫醒; 最小的,到河边去割芦苇,在腿上砍了一把镰刀。 ,差点报废...

万松打断了李放的话,问道:“神鱼这么神,有人见过它的脸吗?” 李芳摇了摇头。 万松笑道:“本官还真是要去见识这智慧神鱼啊!” 李放脸色骤变,连忙道:“不行!” 万松惊讶:“为什么不呢?” 李芳连忙说道。 “前几位大人都传了话,西河鱼不能见,不能钓,否则众生受罪!” 万松狐疑道:“有什么特别的?” 李放愧疚的道:“他们只是传下来了。这之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万松道:“真是胡说八道!官看神鱼有什么灾祸?” 万松果然犯了斧头之力,想看的时候就出发去看了。 李芳虽然劝他,但无济于事。

第二天一早,万松赶到西河滨,坐在岸边,等着看神鱼。 可他等了足足一天,也没有看到神鱼的影子。 他的牛脾气上来,提醒李放给他搭个棚子,他就留在岸边看。 李放没想到新来的知县脾气这么倔。 他别无选择,只能效仿。 万松在河边呆了五天,依旧没有看到神鱼的影子。 他怒道:“据说西河有神鱼,西河真的有神鱼吗!”

李放吓了一跳,急忙问他想干什么。 万松说他想钓一条鱼。 李放“扑通”跪下,苦苦哀求道:“大人,前辈大人说过,看不到西河鱼,就不能钓到,否则众生受苦。也希望大人大人会为大众着想的,别抓神鱼了。”

万松笑道:“官捕神鱼,只是为了百姓。神鱼没了,百姓可以打水耕种,丰收,福布斯江南。” 李芳一时无语。 万松接着道:“官的主意已定,不会有任何变动!”

既然是神鱼,活了几十年,应该很大,普通的鱼钩钓不到,普通的鱼饵也不一定能用。 万松雇了个铁匠,做了几个大钩子。 他还抓了野兔、鸡、鸭,还买了几斤鲜猪肉做饵。 钓鱼线是一根拇指粗的粗绳,钓竿是一臂粗的竹子,钓浮是一只红漆的小猪。

都准备去钓鱼了。

一个多小时后,万松见浮漂依旧安静,便吩咐军官们把鱼线拉上来。 直到这时,他才惊讶地发现,鱼钩是空的,绑在上面的野兔掉进了海里!

人们惊呼:“鱼吃了兔子!”

万松也暗暗评论道。 难道神鱼不知不觉就吃掉了兔子,而让鱼不为所动吗? 如此看来,神鱼的能力,实在是不凡。 万松不信邪,将一只鸡拴在一个大鱼钩上,沉入河中。 半小时后,我把钩子抬起来,钩子又空了!

围观的人一大半跪下,恳求万松不要再钓到神鱼。 万松怒道:“不钓到流浪鱼,就废了这条河。你永远不要心存侥幸!你不是说神鱼无能为力吗?官就抓了,挑衅”它,看它可以做到。他妈的来了!钓鱼,然后钓到这个官员!

军官们不敢侵犯他们,只得继续捕鱼。

那条神鱼也是真神,无论钩上什么饵,都能不知不觉吃掉。 就连万松也一次次被这件事惊呆了。 但以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可能钓到这么聪明的鱼了。 他翻了个白眼,忽然想到了一个方法。 他对侍卫道:“我们今天闭关,改天再来。” 李放问道:“大人,你不是在钓神鱼吗?” 万松厉声道:“官子回去织网去抓!”

一个月后,大网织好了。 这张网很大,展开时有三四间屋子那么大,而且是用多股绳子织成的网织成的。 于是万松提着网,来到了西江边。

万松带着守卫来到一座石桥前,用四根粗绳将网的四个角系好。 上面两根绳子系在桥上,下面两根绳子绕在两岸的两棵大树上。 在树上,然后将网沉入水中。 就这样,神鱼入网,他下令,官兵拉下下面的两根粗绳,将大网底下的两个角拉到树上,渔网悬在空中。 ,而那条神鱼已经浮出水面。 ,无论你多么有才华,你都做不到。

万松布好网,吩咐李放率领官兵从上游抓鱼。 一路驱着鱼儿往下走,就快到石桥了。 突然,河里响起了水声。 紧接着,一个黑色的背影露出来,让人忍不住叫道:“神鱼!” 万松见了神。 ” 鱼儿已经上线了,他大喝一声:“把网捞起来!” 军官们连忙拉动绳索,大网飞快的扬起,网里竟然出现了一条黑色的鱼!

万松忙着收网,抬到附近的官道上。

李放冲了过来,二人拉开大网,抱住了神鱼。 他急促的喊道:“灵儿,灵儿——” 原来,网中的神鱼不是鱼,而是鱼。 男人是李芳的儿子李凌,却穿着一身黑色的鱼服。 那件鱼服做得那么生动。 要是在水里,谁也看不出来,那是个人的样子。 就在这时,李陵缓缓睁开眼睛,惊慌地喊道​​:“鱼,神鱼!”

李放连忙问道:“灵儿,你看到了什么?”

” 李陵惊慌失措,道:“我看到了神鱼!”

李放正要问的更具体,万松黑着脸走了过来。 他冷声问道:“李献城,本官问你,按照《清朝法》,你父子俩行为不端,该怎么办?” 李放急忙一把拉住儿子跪了下来,说没有。 愚民之意,县令也请来旁听。 万松让他们回衙门去说清楚。

回到衙门,万松带着李家父子俩来到后殿,询问李放的情况。 李放忍不住了,只好一对一说。 万松一上任就想抓神鱼,李放却着急了。 无法说服他,他只能被诱惑。 万松若要钓到神鱼,就从诱饵下手,让万松听天由命。

李凌很擅长水,他当然不是第二选择。 他为李陵做了一套鱼装,进入了水中,宛如一条神鱼。 碧姬万松去西江边钓神鱼的时候,李陵悄悄潜入不远处的芦苇丛中,把鱼饵拿走了。 没想到万松不为所动,想要织一张大网去抓神鱼。 李放只好重复同样的把戏,让儿子把大网撕成碎片,在断口上留下神鱼的牙印。 万松吓跑了。

万松问道:“官府要捕神鱼,有什么碍你?处处惹官府的事!” 李放诚恳道:“大人,我不想为难你,只是不想让你钓到神鱼。”万松怒不可遏,不自觉的吼道:“万一我能怎么办?官员钓到了神鱼?” 李放道:“下官迟钝,我还没想好抓到神鱼会怎么样。不过前几任先生是个聪明人,不会让他抓到神鱼的。”一定是有原因的,说不定哪天大人会想清楚。”

万松恨铁不成钢地指了指他的额头,道:“昔日的几位兄弟都傻了,你们也跟着傻了,难怪新城县这么穷弱!哼,恐怕” 西河底下没有神鱼,只是无稽之谈罢了!”

” 李灵忽然道:“西河有神鱼,我刚看到!”

万松和李放都吓了一跳,忙问他怎么回事。

|1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