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后面

感谢冉冉楠出版民间故事《隐匿不露》,:

1. 专家

清嘉庆年间,靖县县城有一个叫宋寒松的人。 他是个粮商。 每年下半年,他都忙着把靖县产的大米买回来卖到外地。 每年上半年,他都很忙。

今年二月三日上午,宋寒松有空的时候去和老朋友店主陶闲聊。 陶掌柜是“同悦餐厅”的老板,与宋寒松一直很亲近。

不一会,宋寒松就来到了“通月酒楼”,没想到,陶掌柜出去办事了。 快到中午的时候,宋寒松突然感到一阵饥饿,于是他在大堂的一张桌子旁坐下,点了两道喜欢的菜,还有半斤米酒。 他吃吃喝喝。 起来。

正吃着喝着,大厅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这个红烧肘子,火过了一点,酱油也放的多了一点,掩盖了一些鲜美的味道,多好啊。”遗憾!”

宋寒松转头,看到隔壁桌坐着一个男人,四十多岁,正在自己倒酒,自己喝,面前是一碟红烧肘子。 显然,男人刚才说的,是他自己的自言自语。 宋寒松不由摇了摇头,说这人吃的太讲究了——红烧肘子的盘子光亮,色香味俱全,是名菜出名的好菜,可他说了这么贬义的话。 这真的太离谱了!

这并不需要太多努力。 宋寒松吃完喝完,陶掌柜还是没有回酒楼,只得出了酒楼大门,朝着他的方向走了过去。

走出去没多久,宋寒松忽然看到,坐在隔壁桌的男人,脚步蹒跚的从他身边走过。 一边走,男人一边醉意地喃喃道:“陆家五虎,罪魁祸首是你们!不然,我就不能吃今天最好吃的红烧肘子吗?”

宋寒松怎么会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片刻之后,男人走进了前面的一个小房间,将门关上了。 很明显,那个房间就是那个男人的住所。

宋寒松不由觉得奇怪,因为他对这片区域的房子,以及每间房子里住着的各种人都非常熟悉。 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个人,更别说那所房子了。 那是男人的住处。

这到底是什么? 宋寒松不解。 这时,正好有小区路过,宋寒松拦住了小区,指着小房子问道。 邻居告诉他,这个人是外国人,当地人从来没见过他,他说他叫“马百兴”。 两个多月的一天,马百兴来到这里,租房子住,打工谋生。 马百兴曾对邻居和邻居说,他的家乡是朝县。 去年发生了一场浩劫,他逃离了饥荒,来到了靖县。 因为他一个人住,没有家人,他打算永远留在这里。

听了邻居的话,宋寒松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邻居奇怪道:“寒松,你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宋寒松说:“我在通月酒楼看到马百兴一边喝酒一边吃红烧肘子——你说,他是一个靠打工谋生的逃亡者,哪有闲钱和闲钱?是时候去餐厅开心了?这真是有点奇怪啊!” 邻居拍拍他的手:“这有什么稀奇的?餐厅?不是吃肉喝的地方吗?那个马白兴打工挣钱,他就不能去餐厅撒娇吗?你,你就是爱想想,隔壁邻居不知道你有这个爱好吗?”

说完,邻居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 宋寒松眉头一皱,继续朝他的方向走去。 原来,宋寒松一直都是用心的。 每次遇到奇怪的事情,他都会仔细琢磨,想清楚什么是必要的,否则每天都会觉得喉咙里有刀。

三天后的下午,宋寒松再次来到同悦餐厅,与陶掌柜闲聊。 没想到陶掌柜又出去办事了,宋寒松就坐在大堂的一张桌子旁,悠闲地喝着茶等着陶掌柜。

到了晚上,店主陶仍然没有回到餐厅。 宋寒松站起身,正要回家吃饭,忽然停住了。 原来,就在刚才,他看到马百兴不慌不忙的走进餐厅的门口,心中一动。 于是他又坐了下来,打算观察马百兴。

只见马百兴也在大厅的一张桌子旁坐下,要了一小壶酒,然后对大厅里的一个人说:“我点了红烧肘子,你去厨房告诉厨师,火候一定要掌握好。好吧,别熬过去了,不然手肘烧的这么细,怎么一点肌肉都没有?另外,少放点酱油!”

老板点点头,快步走进厨房。 过了一会儿,他又来到了大厅。 宋寒松心头又一动,招手叫那家伙过来,然后偷偷指了指马百兴,低声道:“我也点了红烧肘子,你再去厨房,让厨师给我做饭。”按照他刚才说的来一盘。”

不费吹灰之力,一盘红烧肘子就端到了马百兴面前。 只见马百兴盯着盘子里的红烧肘子。 片刻后,他拿起一根筷子,慢慢地放到嘴边,深深地嗅了嗅,然后放进嘴里。 里面,慢慢的咀嚼着,眼睛紧紧的闭上了。 过了一会,他终于睁开了眼睛,忍不住说道:“热度还差一点,不过比上次好多了,酱油刚刚好……不错,可以做红烧肘子了像这样,厨艺也不错!”

看到马百兴一副享受的表情,听着他高手的话,宋寒松不禁贪婪起来,恨不得马上把红烧肘塞进嘴里。

不一会儿,宋寒松点的红烧肘子终于端上来了。 他尝了一口,真的很好吃。 他忍不住想:我活了40多年,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红烧肘子! 做饭的厨师要是能完全按照马百兴的要求,那红烧肘子就这么好吃了……这个马百兴不容易,说不定,他不是靠打工谋生的。 他是一个粗野的人,却是一个隐藏着精湛手艺的厨师……

第二天一早,宋寒松又去了同悦餐厅。 这一次,他终于见到了陶掌柜。 聊了一会,宋寒松忽然对陶掌柜小声说道。 听了陶掌柜的话,他迟疑了一下,道:“这就完了?会不会耽误我餐厅的生意?” 宋寒松拍了拍胸口:“我绝对不会移开视线的……”

|6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