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间魔

解放时,人的感情还很纯洁。 城镇越古老,受到外界的影响就越小。 人自然也是如此。 据说镇上最古老的房子就是巨子一家居住的房子——已有300多年的历史。 从楼下到楼上,一共有六户人家。 中间是一个大天井,天井中间是一口老井。 苔藓已经爬满了井边。

解放后,李奶奶和李爸爸不想把这里重新分割的房子分开。 不是房子不好。 房子很大,干净,清新。 只是李奶奶晚上不让车子走动,必须八点前回家。 你必须在十点前到门窗睡觉。 菊子很乖,她从不问为什么。

住在院子最深处的老寡妇张望,寿命很长。 今年,她已经 100 岁出头了。 他的妻子早逝,他四十出头就领先一步。 到现在,张太太已经四代人住在同一栋房子里了。 孙女很正直,曾孙五岁。 唯一的缺点就是老太太最近开始掉牙了,有点别扭。 一些年轻人问老太太她多大了。 老太太一直说那是九十多年前的事了。 时隔多年,仍是九十多岁。 很难记住这段关系的年龄......

车子正打算当天中午去上学,突然院子里来了几个戴着大帽子的人。 问了很多关于房子里的人的问题。 巨子明白镇上有一个孩子失踪了,最后似乎有人看到它出现在附近。

“李奶奶,我们都问过院子里的人了,谁不在,你一看就知道,叫我一声,我们都问。”

“小赵,基本都到齐了,只有一个张老太婆,在最里面的房间里,一百多岁了,最近好像快要死了。你觉得有必要问吗?

“就这样,算了,年纪大了,还能问什么……我们主任让我给你打个招呼,他老是给我们讲他爸爸在你家当管家,还有他小时候的事,挺有意思的.”

“那是哪年的事,不提,不提!”

“嗯,你忙,我们去别处看看。”

小菊子上学很晚,碰巧看到张老师在井边洗菜刀,刀上有一些血迹。

“老太太,你干什么?杀鸡吃?”

“嗯?!哦,巨子,是的,奶奶,我今天宰了一只鸡。嘿,它要完成了。如果你能吃它,你可以吃点东西。也许我明天早上起床。”

“你为什么不搬家和你的子孙一起住?一个人在这里不方便。”

“我不想冒犯。再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只是不想离开这里。我一直住在这里。”

车子回家和李奶奶聊天,聊起了张老太。

“你说张太太在家里杀了一只鸡?菊子,你是不是没牙,她能吃吗?”

“是的,她自己说的。

半个月后,失踪的孩子仍未找到。 不仅没有找到,还少了一个。

这一天车子放学回来的时候,看到张太太正在院子里晒太阳,嘴里还在吃东西。 “嘎吱嘎吱”,菊子看着老太太手里捧着一把“金枣”——我们这种零食,面食,没有好牙是咬不动的——想想菊子,她不必然咬。 好感动,老太太的牙齿真好。 可巨子又想了想,错了,老太太的牙齿不是掉了吗?

“哦,菊花回来了,吃点什么?” 老太太把手递了过去。

菊子道:“吃一两颗就行了,牙齿多了我也受不了。老太太,你的胃口真好。”

“小丫头还小,牙齿还不如我,哈哈。” 老太太开心的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巨子自然是想告诉奶奶,张太太最近身体好转了。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居然长了一颗新牙。

“菊花,你要知道生老病死都是自然规律,老了身体就会穷,会垮掉,牙齿会掉,这很正常。怪物是不一样,这怪物性格不错。”

张太太的儿孙经常来看她,基本上每十天左右,有时一起,有时单独。 小镇的太阳还在升起落下,只有小镇里一个又一个失踪的孩子。 镇上已经开始骚乱了,有人说是外面的人贩子,有人说是狐妖制造的,有人说是山上的狼把它带走了,说它什么都有。

今天晚上,因为警察又来找线索了,我自然有些忙。 所以已经来不及入睡了,朱子还在想着那个失踪的孩子,躺在床上烤着一个大饼,翻来覆去的翻来覆去。 窗外突然传来“嘎吱嘎吱”的声音。 我听不清楚,但小菊子知道应该是牙齿咬东西的声音,而且很清脆。 哪一个,我现在还在吃……想着这个。 这时候,菊花终于睡着了。

张老太太的身体越来越好了。 她成天在院子里转悠,晒着太阳,和一个人聊天。 她和一个半月前基本一样。 很多人祝贺老太太,说像你这样的人前世一定积德了,有你福报的也有,但到了老了就不求人了。 他们身体这么好,就算掉了牙,也长了一张新嘴。 是的,这颗新牙只有在我年轻的时候才会出现。

孩子仍然失踪,每十天失踪一个。 人们几乎无法承受这种压力。 导演已经下达了死刑令,不能再抓到人了。 如果他找不到孩子,他会向上级汇报,让上级派人帮忙。 那天下午,李奶奶去了办公室,和房间里的主任好好聊了聊。

“你把这些符咒寄给家里三到八岁的孩子,让他们把它们放在孩子的床上、房间的门上和孩子身上。”

“这个有用吗?”

“有用吗?我不敢保证,但试试吧。”

估计又到了那一天,孩子又要掉下来了,这一天就在慌乱中过去了。 从晚上到第二天早上,主任一直呆在办公室里。 幸运的是,没有人来报案。

那天放学后,小菊子走进院子,并没有看到张太太。 老太太今天没有什么旧事。 她的感觉是,这几天累了,在家休息。 刚要上楼,院门口进来了两个人,张太太的孙女带着儿子来看老太太。 孩子可爱的粉红色脸庞。 小指圆圆的,“真像枣子。” 不知道怎么回事,想到这里就想起了金枣。

小镇的夜晚悠闲、惬意、惬意; 美丽、宁静、深远。 小菊子感觉奶奶最近好像在想什么,常常皱着眉头。 菊子要我说几句开心的话。

“奶奶,张太太的孙女今天来了,来看她,她今晚才来,他们家很孝顺的。”

“哦,你是说有人来张太太家吗?那天晚上我没有离开。”

“是的,很晚了。”

张家少妇觉得老太太今天有点累,没精打采。 她做了些食物,和老太太一起吃了顿饭,然后坐下来聊天。

“公子,你来了就来,今晚带小家伙来干什么?回去吧!”

“晚了,我们今天来了,本来不打算回去的,今晚陪你休息,明天回去。晚上让小家伙陪你好好睡一觉,你好久没见了,还有他想念你的祖先。羊毛布。”

张家的曾孙叫国兴,国兴半夜睡着的时候,听到床边的老祖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老祖,你在做什么?吃饭了吗?”

“是啊,老祖饿了。”

“你在吃什么?”

“黄金日期。”

“好吃吗?可以吃吗?”

说起国兴已经从床边爬到了床边,但国兴看到的却是老祖咬着手指,咬得嘎吱嘎吱。 老祖舔了舔舌头,拉过国兴的手,放在了国兴嘴边。

“吃吧,这是你的黄金日期。”

“这是我的手指。老祖,你看错了吗?”

“是的,看看先祖。”

一边说着,一边捏了捏另一只手的手指。 肖国兴为什么不觉得老祖宗受伤了? 手指真的能吃吗? 但是吃完就没有了吗? 正想着,老祖的手指顿时长了出来。

“你看,老祖说可以。小子,给你老祖吃一口怎么样?”

萧国兴一听,老祖宗已经拿起他的手,放在嘴边。 紧接着萧国兴听到“嘎吱”的一声,紧接着就疼,心痛。 吓傻了的国兴“啊”了一声。

随着这个声音,整个院子里的灯都亮了起来。 李奶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车子身边。

“菊子,今天有多少人来张太太家?”

“两个,还有一个小宝贝。”

李奶奶下楼后,所有人都被拦住了,然后她一个人进了张太太家。 进去之后,里面响起了很大的声响,大约过了五分钟,才突然停了下来。 静得要命,站在外面的人都被这静压压得喘不过气来。 突然,它又大声地动了起来,非常剧烈,然后又安静下来。

李奶奶出来的时候身体很虚弱,一出来就背着墙坐了下来。

“你们都不要进去,亲自去给老主任打电话。”

老主任爬了进来,然后带着李奶奶走了进去。

肖国兴躺在地上,只有躯干,没有头部和四肢。 颈部和四肢的关节处有明显的牙痕。 张的孙女,头裂了,趴在桌子边上。 房间中央有一滩黑色的血。

“导演,小媳妇从后面抱住她,不然我出不来。因为被她抱了才被镜子看到,脑袋被打开了,还被抱死了。”这老太太已经算不上人了,但她又不是鬼,也不知道是什么。只是老主任,这里的情况,人是看不出来的,你懂我的意思.”

“哎,看我儿子变成这个样子,难怪她有这么大的力气抱她。嗯,你把她控制死了?”

“我不知道,只剩下这血池了,其实我是不想搬到这里的,但我知道这里是阴阳之间的地方。这里的地穴位置不对。东西,住在这里的人不注意,很多事情都是容易发生的住在这里,阳气还是可以压制的。”

老主任闭门写了三天的案情报告。 真的很难写。 那天办公室里挂了一位新同事。 新人要一直积极向上汇报,所以他迟到了,主动加班。 下班后已经很晚了。 走进弄子深处,只见一位老太太蹲在地上。 老太太抬起头,对他笑了笑:“你想吃金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