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方智斗马员外

  苗族有个马员外要新修一栋房子,天天叫阿方和另外三个长工带上两架锯子上山去解板子。

  一天早上,阿方他们扛起锯子正要出门,马员外大声打招呼:“要展劲解,少休息点。”

  “除了吃饭以外,不准休息。”员外的老婆也补充着说。

  阿方他们不作声,扛着锯子走了。爬到山上,另外三个长工气都不歇,架起木马就要动手解。阿方却拿出烟斗装烟,抽起烟来,说:“马员外那样心狠,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你们再展劲,还不是瞎子点灯?来,把烟瘾过足了再解吧!”大家就席地而坐,说说笑笑地也抽起烟来。抽了一杆又一扦,过足烟瘾,才动手解。大家解了一阵,累了又休息,休息了又解,快到中午了还不见马员外的老婆送早饭来,一个个肚子饿得“咕咕”叫,就放下锯子,又抽起烟来。

  又过了好一会,马员外的老婆上山送饭来,看到大家坐着抽烟,大骂道:“给你们说过了,除了吃饭外不准休息,你们是只知道吃,不知道做不是?”

  “不做,这一堆板子是你解的?”阿方毫不畏惧地顶她,她一看板子是解得一些,觉得阿方不好惹,不好再骂了,就冷冷地说:“好吧,快吃饭,吃了就展劲解。”

  大家走拢来,愣住了,原来送来的却是分成四碗的炒苞谷子和半罐酸汤,一个人最多只有一碗。这时,大家饿慌了,见苞谷子也抓起来吃,不一会就吃了一大半。阿方忙向他们打眼势,他一颗一颗地数着吃给大家看,使大家明白了他的意思,如果很快吃完了,员外老婆就会马上叫他们解板子。于是,大家也学着他一颗一颗地慢慢吃,半天都还没吃完一把。

  员外老婆就催促道:“你们吃快一点嘛,一顿饭吃这么久,这几根树子今天还解得完吗?”

  阿方说:“你这苞谷子也叫‘饭?’总该让我们吃饱了再解嘛,你催什么?”

  员外老婆没办法,只好等,但她看到,阿方他们越吃越慢,一颗苞谷子嚼半天才慢慢吞下。眼看太阳都快偏西了,她实在等不起了,又说:“你们快一点吃嘛,这一天活都冤枉了,下午你们还解不解?”

  阿方笑着说:“我们上午解的板子不少了,已对得起你这顿‘饭’啦!”

  马员外吃了阿方几回亏,就和他老婆商量要解雇阿方。在计算工钱时,马员外七折八扣,把阿方的工钱扣得所剩无几。阿方第二天一早就回家了,但马员外还想再占他一早上的便宜,叫阿方帮他把已泡好的谷种撒下田后再走。阿方决定狠狠整他一下,就答应了。

  第二天,阿方起得特别早,把马员外家泡好的几百斤粘谷、糯谷、迟谷、早谷统统挑到秧田里去,全部混合起来,而后撒进秧田里。快吃早饭时,马员外到秧田边看时,阿方已手脚麻利地把谷种撒完了,觉得还均匀。阿方走后,马员外在后面洋洋得意地笑着说:“哈哈哈,阿方一辈子聪明,这次他上我的当了,今天给我白做了一早晨,连饭都给免了,痛快!痛快!”

  秋天到了,马员外家的稻田里高一层、矮一层,早谷黄熟勾头了,中稻才抽穗,晚稻还未打苞。后来,早中稻熟了,晚稻才出穗,而糯谷才打苞。马员外看着那一丘丘参差不齐的稻子直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