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燕瑶极地案了结

唐朝时,安徽六安发生了一起凶案,表弟将表弟一脚踹死。 政府派人进行尸检。 死者身上只有一处被踢伤,没有发现其他痕迹。
一切处理完毕后,尸体将被安葬在棺材中。 突然,死者的妻子冲进了大厅。 她手里拿着一根杆子,扑通一声跪在公案前,大声哭喊:“凶手的弟弟也是凶手,他用杆子帮我丈夫打的,这根杆子就是凶器。”
巡查员高燕瑶摇头:“你今早报案了,只说踢死,没说杆子,你这破杆子哪来的?”
死者的妻子哭着说:“是我叔叔的恩情,他要化验,这样凶手就不会漏掉任何一个,让我丈夫看不起酒泉。”
高知县急忙问道:“我舅舅呢?”
她转过头,指了指办公室前的人群:“喂,那个!”
幸知将那叔叔叫了过来,他已经打定了主意。 伴随着高知州的一声怒吼,两个壮硕的仆人将叔叔按倒在地。 一名政府官员高举一根杆子,一巴掌拍在叔叔的腿上。 高知州指着伤疤问女人:“一边用棍子打一边,你的男人身上有这样的印记吗?”
女人摇摇头。 然后衙役用一根杆子把它压平。 高知州指着伤疤问女人:“做平,你有这样的伤疤吗?”
女人说:“不行!”
高知州心更好:这叔叔一定有隐私! 他还下令:用二十根杆子打这个大叔,一边打一边问道:“大胆地宠人家,这是什么东西?”
男子无奈,如实供述:“我对凶手的弟弟怀恨在心,眼看机会来了,我赶紧回家,找到一根很重的杆子,立即将其压碎。恰巧当时女子并不在场案情,我急于报仇,想陷害凶手的弟弟,除掉那只刺眼的眼睛。”